腐女 咸鱼画手

 

关于酒类

警告:OOCOOCOOC!

关于Des作为酒保不得不说♂的事情!

未成年人请不要喝酒哦!

3次酒驾未遂产物,司机还没坐上车就被警察叔叔拉走了√


那么走起

——————

Alex从老板那里拿到了皇家礼炮21年威士忌。

手工制作的宝蓝色瓷樽上金丝盘绕,看起来对得起高端的价钱。

据说是最好的威士忌,Alex不是很懂这些。

但愿Des会喜欢。

今天天气不错,蓝得发紫的天空中云卷云舒。

Alex走过几个光影交错的街区,想起第一次遇见Desmond的时候,抬头看见的也是这样的天空。

还有他第一次喝到到Desmond调的酒,也如此时照映在斑驳砖墙上的暖黄阳光。

不过那时正值烈夏,阳光的热情程度远不止于此。

结束了通宵加上一个早上的赶进度加班后,从公司空调房出来的Alex差点被滚滚热浪吹回去。

顶着让头上鸟窝发烫的烈日走过几个街区,Alex在街角发现了一家开着空调的酒吧。

路过酒吧木门时,清爽的冷风从门缝里面溜进外衣,Alex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停下了脚步。

唔...反正也没到午饭时间。

Alex决定先进去喝一杯啤酒什么的,顺便蹭个空调。

打开酒吧木门,空调马上席卷走身上要人命的热气,Alex呼了口气,抬眼朝里头看去。

较一般酒吧明亮的灯光照亮了不大的空间,走道两侧摆满了桌椅,尽头就能望到摆满玻璃橱窗的吧台。

对Alex颇为贫乏的艺术细胞来说,这家酒吧的格调还算不错。

“请问客人需要些什么?”

站在吧台桌后的酒保询问Alex,低沉又不失温柔的声音奇妙的安抚了连续加班之后隐隐作痛的神经,Alex愣了一下,看向声音的来源。

黑白分明的酒保服,深棕发色下的眉眼微微弯着,让脸上的职业微笑多添了一点柔和。

“一杯柠檬威士忌,加冰。”Alex回想了一下店门口的招牌,选了一个常见的种类。

“好的,请稍等。”酒保写好账单纸扣在票据插针里,从吧台下方拿出了金属色泽的调酒用具。

Alex坐在高脚凳上,看着眼前酒保纹着青色纹身的手臂划过复杂又优美的曲线,调酒的雪克壶在酒柜灯下光斑闪耀。

最终瓶口落下与杯口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请您享用。”酒保嘴角微微勾起,让贯过双唇的伤疤带上温柔与神秘。

杜松柠檬调加的威士忌流淌在他琥珀般的眼底,在睫毛缓缓扫过后离去。

Alex怔怔的看着眼前出现的慢镜头,发现自己的目光忍不住粘在转身收拾酒壶的酒保上,擦拭红酒瓶身的麦色手指与在袖领下微微露出的蜜色手腕,以及弯腰的时候形成的诱人弧度。

又在酒保转过头来的时候马上回到眼前盛满的酒杯上。

“咳。”

Alex强装凝神欣赏自己点的威士忌上面浮动的泡沫,然后默默拿起已经放了好几分钟的杯子。

嘴唇缓缓触碰冰凉的杯口,带着冰块凉气的酒精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清爽的柠檬味如电流般刺激味蕾,酒液在舌上里漫起柔和的泡沫。

他调的酒也很好喝。

后来他成了酒吧的常客,不过说是常客,其实也只有2、3周里寥寥无几的正常下班时间。

不久之后就听说那个酒保已经辞职离开了。

Alex喝着制作过程和成品效果都相差无几的威士忌,总感觉不是那个味道。

他甚至没有要到Miles的电话,Alex扯了一下秋季新换上的夹克,咂了下嘴,留下小费就离开了。

那时他还是Alex Mrecer,一个在GENTEC公司从事秘密研究工作的生物学博士。

重新再遇到Desmond的时候他已经成了黑光原型体。

像是某种缘分一样的东西,他们的再遇依旧是在酒吧,这次相互熟悉之后Alex向Desmond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对方却仅仅是挑挑眉就接纳了朋友是个病毒的设定。

据他的话说,Alex之前那个职业还比较可怕。

意外惊喜。

Desmond在布鲁克林一家酒厂主题的餐吧仍做着酒保。

Alex两头奔波处理各种感染体的问题,一有空就会跑去来一次名义上的蹭酒。

“Alex,你的成分是病毒的话,不是不能碰酒吗?”Desmond看着喝了一杯杜松子酒就几乎要一整只趴在酒桶吧台上的Alex,忍不住想证实自己的常识。

“度数不高的话...”Alex盯着Desmond手中刚调好的玛格丽特,沉浸在酒杯海盐做成的花纹雪花边,剔透的冰蓝液体,酒中不断上升的闪闪发光的气泡,还有优雅又灵活的托着杯底的手指中...然后拿着自己的医学知识试图挣扎。

“度数不高不就是因为水含量多么。”Desmond好笑的这只好奇又馋嘴的病毒,指出一个致命的逻辑错误。

Alex不挣扎了,他直接开用必杀的蓝色狗狗眼,反正这招对Desmond一向很有用。

这次他仍旧如愿以偿。

不过这次鸡尾酒的诱惑好像太过强烈了。

连续吸溜光几杯色彩斑斓的调酒,Alex开始双眼迷蒙然后用一种人类不可能做出的角度歪头看着Desmond。

把Alex的头扶正,Desmond默默得出了黑光病原体的酒量...也就三杯40度左右的威士忌能放倒的级别。

随后他发现,好像也只能把这只醉酒的病毒带回公寓里面了。

Desmond扶着摇摇晃晃的Alex走进门口,然后Alex挣开Desmond的手往前踉跄了几步,在Desmond担忧的目光下啪一声软软的摊在沙发上哼哼唧唧的放弃人形蜷缩成了团状。

那就这样吧,Desmond翻了个白眼,对于认准沙发的病毒采取了放任的态度。

“比起大多数病毒不错了。”第二天中午才缓缓清醒的Alex在背后用触手蹭着Desmond的沙发,半尴尬半开心的说。

“我听说有几种病毒是不怕酒精的...”Desmond促狭的笑起来,意图调整Alex心情的比例。

“哼。”Alex看着Desmond半眯的眼里闪过的光,不为所动。

毕竟潜入对方公寓的作战从某种程度来说如此成功,Alex才不会因为这点事情生气。

不过,这点事情或许不包括某些酒保自带的有关调酒技能的BUFF。

比如Desmond也会调那种味道清甜颜色漂亮的鸡尾酒,龙舌兰日出、司令鸡尾酒、血腥玛丽、曼哈顿酒之类的。

而制作受欢迎的新品种鸡尾酒是每一个调酒师追求的目标。

“嘿Alex,怎么样,这个新调制的鸡尾酒颜色还可以吧?”Desmond放下手中的摇杯,招呼Alex过去试试他发明的新品。

“...然后你就拿这些酒搭讪酒吧里面的女孩?”Alex缓缓转动手中层叠着红橙蓝三种颜色的玻璃杯,对其漂亮的颜色给予了醋味浓厚的评价。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时候定期换工作的,不会发展稳定关系。”

Desmond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忽然吃醋的Alex一脸无奈的说。

“嗯哼。”病毒的独占欲得到了满足,于是开心的品尝起装入了石榴菠萝汁和蓝橙甜酒而碧绿通透的液体。

“不过我曾经成功泡到了一个不错的——”Desmond话锋一转,露出一个堪称狡诈的笑容。

“唔?”这次换做Alex扬起眉毛。

“——闷骚的生物博士。”

Alex差点噎到。

诚然清新甜美的果酒让人飘飘然,但是轻佻的进行吃醋是行不通的。

黑光病原体默默领悟了这个道理。

但是Des总能给他惊喜,Alex想,这次他要自己准备一个。

Alex脚下转了几个弯,走到人流拥挤的车站。

被好几个拉杆箱碰到的Alex暗地里用触手把被撞出坑的塑料恢复原样,至于他抱着的那瓶酒,在黑光病毒精心保护下完好无损。

Alex在车后方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过道上堆积成山的行李袋行李箱和侧着身艰难通过的乘客,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估计以前带着酒回公寓的时候Des也是这么挤过来的。

Alex生日那天,Desmond把四人组齐聚在公寓里面给Alex开生日派对。

当然Desmond不介意给他一年庆祝两次,不过黑光病毒还是选择了人类身份的那个日期。

毕竟对世界来说另外一个的含义并不怎么友好。

然而邀请到了西雅图超能力救世主的生日派对怎么想都不会太过,你懂得,平凡。

被触手和超能力百般折腾的水果蛋糕被两人分成了某种不可名状的形状,在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彩带和看起来超蠢的派对帽的狼藉地面上被突发战斗波及的Desmond揉着发痛的背示意Aiden去拿放在餐桌下面的水桶。

“啊对了,还有...”像是想起了什么,Desmmond站起身来走进了厨房,在冰箱里面拿出了准备已久的材料。

等Desmond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Alex和Delsin才刚刚息战,互相缩在没有泼水的沙发上摇晃着触手/闪耀着超能力向对方示威。

Desmond在桌子上放了两杯卡其色的散发出酒香的液体,成功引开了病原体的注意。

这时病毒优秀的嗅觉发挥了作用,Alex眨了眨眼睛,得出了大概的答案。

“巧克力味道的?”

“嗯,加了可可粉和奶油。”Desmond回答。

“来自皇室婚礼——向全世界宣告爱情的甜美,以及,Alex你是皇后哦。”Delsin将停留在goggle搜索界面的手机藏到身后,拔高声调摇头晃脑的说。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Desmond红着脸,拿起其中的一杯递给Alex。

“Hey?My Alexander?”

“Yes,my king.”

Alex微笑起来,与爱人分享了代表甜美恋情与婚姻宣誓的亚历山大酒。

“Cheer.”

还有接下来的一个带着甜香可可气息的黏糊糊的吻。

“咔嚓。”

Aiden整个陷在沙发里面,一边打着饱嗝一边给他们拍了张照。

虽然他们身上还到处粘着奶油和各种颜色的彩带,活像两颗七彩缤纷豆。

想到这个,Alex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开锁,考虑要不要换台智能手机然后拿照片做屏保图案。

那就下次从Aiden那里顺一个过来好了。

Alex想着,手指已经在键盘上按出一个熟谙于心的号码。

但是...据说要保持神秘才能有惊喜。

Alex微微皱眉,忍住打电话的冲动把手机塞了回去。

要是Desmond不在家,那么他就先在楼顶等着好了。

Alex走进小区按下门铃,听着客厅传来微弱的脚步声,对天上飘过的一片乌云放下了心。

“Alex你居然走正门?...唔?这个是?”

Desmond满脸惊讶的打开门,顺便收起了手里的袖剑和金苹果。

很好,起码惊的部分达成了。Alex暗想,把手里装着酒瓶的纸袋递过去。

Desmond接过Alex的手上的纸袋,发现里面好像是个装着液体的罐子。

“...你是怎么带过来的?”Desmond看着一向都是身后漂浮着病毒颗粒然后直接滑翔降落在公寓楼顶的Alex,想象了一下漂浮在空中的阿拉丁神毯上面放着晃晃悠悠的罐子的画面。

“...坐巴士。”Alex及时踩下了想象力被Delsin带坏的Desmond把自己变成童话生物的刹车。

“好吧。”坐巴士的阿拉丁神毯,Desmond脑中的刹车线默默留下一句。

“快打开看看。”Alex伸出触手搭在爱人的肩膀上,颇为紧张的催促道。

“好...皇家礼炮?Alex你怎么会带这个?”Desmond翻看着瓷瓶,发现上面印着烫金礼炮样的商标。

“喜欢吗?”Alex忍着伸出触手在地上疯狂画圈的冲动,仔细观察Desmond的表情。

“喜欢。”Desmoond接收到Alex投射过来的充满期待的眼神,了然的微笑起来。

既然是惊喜,那么就奖励一下吧。

Desmond侧身让Alex先进门,随后从茶几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个酒杯,打开威士忌宝蓝色的瓶盖倒入深沉颜色的酒液。

“这个度数还是蛮高的,Alex你还是别喝太多比较好。”Desmond晃着玻璃杯让香气释放出来,示意Alex坐到沙发上。

Desmond抿了一口威士忌,其细腻的口感与独特的韵味如同极致诱人的香水一般没入感官。

确实是很不错的酒,Desmond半阖眼眸,打算将这令人迷醉的欢愉享受和爱人一起分享。

Alex闭上眼接受Desmond渡过来的甘美醇郁的酒液和灵活的舌头,小心翼翼的回应着,直到这口琼浆玉液消失在两人的喉咙深处。

“传说中这种酒有核果味、花香和烟熏味...”

Desmond缓缓退开,脸色微红的舔过水光淋漓的唇。

“怎么样,尝出来了吗?”

酒精与病毒发生的化学反应要比人类快得多,Alex感到自己上下两处迅速传来火辣的热感。

“...好像是有...”还有几乎是瞬间变得晕乎的大脑。

“...再来一口?”Desmond伸出舌头划过杯沿,看着Alex耷拉下来的触手判断黑光还能再承受一口人类的珍藏酒。

Alex昏昏沉沉的唔了一声,凭着最后的理智咬着Desmond软软的嘴唇吮吸走他温柔的声音,然后趁机用触手拿过他右手里的酒杯放回茶几上。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奖励时间了。




评论(19)
热度(66)
Top

© 冰霁箜月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