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 咸鱼画手

 

AD段子(4)对方感冒的场合

 @Eldeath 的点梗w顽强用左手打完了剩下的一小半的我

依旧警告:文章内容全为作者自己的OOC!且涉及的医药治疗以及看起来像科普的句子都是乱鸡掰不要信!

PS:(我觉得我对Delsin有点不友好hhh)(被biubiubiu)

PPS: 文中的知识并不现实,但根据年份与人物身份作了更改。(例如噬病毒体是存在的(2008年发现),病毒如米米病毒可以被噬病毒体“感染”。)



Alex发烧的场合


Alex眯着眼睛靠在床头,显得有点昏昏沉沉。

Desmond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又好笑又担心的看着自家病毒。

现在的体温对于能自由调节温度的病原体来说有些过高了。

但是说成病毒或者细菌感染导致的发烧又不对,毕竟哪里有病毒被感染导致发烧的呢?

Desmond回想着昨天战斗时两次被炸到河里,又一路淋雨,回到家再次被强制洗澡的Alex。

看来是水碰得太多有点生理系统紊乱。。。

不过病因是知道了,要怎么治疗是个问题。

Desmond挥手赶走了脑海中拿着吹风机对着Alex的画面。

还是询问一下吧。

Desmond磨蹭了一下病原体有点发热的脸,换来一片粉色中半露出的带着疑惑的两份苍蓝色。

“Alex,你这种状况以前是怎么处理的?”

病毒半睁的眼睛又合上了,继而Alex发出比平常无力得多的声音,“吸收。”

“额,活的就可以吗?”

“可以。”

。。。

“不要。”

Desmond无奈的看着Alex拒绝了自己手中活蹦乱跳的可爱小仓鼠们。

表示:“可是Alex,你知道我不能找来人类。。。”

Alex唔了一声,用转过身子的实际行动明确表达了拒绝。

Desmond捧着一笼满怀负罪感买来的仓鼠站在门口思考了一会,转身出去了。

“Alex。”

病原体此时一点都不想回答来自爱人的轻柔呼唤。

Alex死死瞪着Desmond手上不断滑落的血珠。

“我要是忍不住咬下去,你就完了。”

“那就别咬。”

Desmond将还在渗血的左手伸到Alex嘴边,一副你不吃就浪费了的表情看着Alex。

“啧。”

Alex扯了一下嘴角,伸出触手将送上口的爱人整个拉到怀里。

确保较长时间保持现下姿势也不会导致血液循环不畅导致的肌肉酸痛后,病毒缓缓舔舐满是诱人至深渊的气味的血痕。

稍稍粗糙的舌面滑过因为受伤而变得敏感的皮肤,顺着刺青花纹的走势在刺客麦色的皮肤上游走,像一个精明的猎手一般不放过猎物的一丝血迹。

Desmond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微微泛着金色的棕色眼睛对上了对方因为忍耐颜色沉成了冰蓝的。

猎手仔细品尝着甘美的猎物,被允许的部分吞食干净后忍不住索求更多。

Alex收紧触手,转身啃咬猎物的唇瓣,夺取着Desmond胸腔内所剩不多的空气。

被亲到有点窒息的Desmond拍了拍缠绕在身上的触手,“唔。。Alex。。。”

Alex又惩罚性的啃了一口。“下次不要这么干,我自己能好。”

“好。”Desmond抵着自家病毒的额头,感受微微下降的温度闭上了眼睛。





——(写到一半忽然听见脑内引擎发动的声音吓得我赶紧急刹车。。。)






Delsin发烧的场合


Aiden看着远在西雅图的Riggle的坐标叹了口气。

Delsin发烧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他了。

Aiden皱着眉看着安全屋床上软成一滩的救世主。

虽然发烧不是什么大病,但是似乎别人家的宝贝弟弟也不能用自己粗暴简单的方法解决。

打电话给Nicky也不行,首先是不想这么晚打扰她,其次是不想她想太多。

“天哪单身39年的老哥家里居然有一个小孩生病要照顾??!!”

还是找jordi做个交易吧。

“我是收尾人不是医生老兄。”

“双倍钱。”

“来了,你想要什么治疗服务我这里有来自中国的最棒收尾人的中医疗法包治百。。。”

“坐标发了。”

——

Aiden Pearce后悔了。

然而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Jordi带着一脸“据说是神医必备的”迷之和蔼微笑对Delsin上下其手之后掏出一大堆奇形怪状的干草煮了一锅散发着可怕气息的药汤打算喂给那个烧得有点神志不清的Delsin。

“等等,你确定那个可以喝?”

“信任一下芝加哥最棒的收尾人好吗!”

“不可是。。。”

“那你付3倍违约金我就走然后你的男朋友就在这里烧到蠢罗。”

“。。。去吧。”

我是不是现在去买点反RPG的高性能装甲比较好。

看着Delsin挣扎着想要吐掉那口可怕的东西却被Jordi用高超的解决人质挣扎的技巧压制住然后将整碗灌了下去。

Aiden几乎要担心起自己要面对成群RPG的未来。

Jordi完成了他的首次审问,哦不,喂药之后走过来拍了拍Aiden肩膀,递给他两个看起来就很可疑的纸袋。

“就像我刚刚那样煮了喂他喝,早饭午饭之后各喂一次。这可是家传宝药保证药到病除。”

Aiden放弃摆出任何表情,挥手示意Jordi离开。

床上被可怕的味道与残酷的灌药吓醒的Delsin惊魂未定的看着Aiden。

Aiden叹了口气,坐上床揉了揉那可怜孩子的头发。

“喝了药先睡吧。”


评论(10)
热度(59)
Top

© 冰霁箜月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