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 咸鱼画手

 

嗅觉带来的东西

警告:OOCOOCOOC

一个辣鸡画手为什么要写文 

一发完







  病毒的嗅觉十分敏感而又有所不同。

  可能是由病毒对不同DNA的渴望而形成的,即把实际上的基因表达产物的气味转化为食物的大脑信号。

  Dana是番茄味的雪糕筒披萨,相当美好的味道。

  那些黑色守望则是为不被病毒感染而穿上了隔绝气体的装束,对于Alex来说他们就像一个个黑色包装的食品袋,吃到的是什么味道完全靠缘分。

  Alex还记得有一次他去吸收一个落单的带着红色标志的黑色食品的时候,他几乎要被靠近时候闻到的高蛋白质食品发酵十几天一样的味道熏得直接靠在墙边吐出来。

  但是这个人,该死的是个高层。Alex皱着眉头,一咬牙冲过去打算用最快速度下咽这个恶心气味的东西。

  数百触须在靠近目标的时候忽然伸出,但是触须顶端接受到的新的食物信号却让Alex愣了一下。

  配合上不少美好的记忆,“这种人居然也能有这么多。。。不错的回忆。”,这个黑色包装食品刷新了Alex对气味与食物味道关联性的认知,Alex咂了下嘴,一边思考着这次获得的阴谋网记忆,一边冲刺向上次一个因为气味也十分神奇而被放过的黑色守望陆军出产的黄色包装食物。

“说不定,味道也不错。”

 

 

  今天的Alex也在寻找食物,确切的说是承载着基因与记忆的黑光计划高层人物。

  一股跟随着游窜在楼顶的烈风的气味袭击了Alex,事实上这样稀薄的气味很难被描述成能袭击人的东西,但Alex确实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身体与脑海内部的冲击。

  那个是来自生前一直嗜好的,而在成为了病毒原型体之后从未再度出现的味道。

  Alex赶紧在气味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再度深呼吸,这股细腻,柔顺的香气勾起了不少Alex生前的回忆。

  一个沉迷于科学实验没事就颠倒日夜日隔三餐的科研人员,究竟是靠什么来在卫生要求严格的实验楼层维持正常的血糖水平的?

  答案是:高热量又可口的巧克力,方便又吃不厌的美味。

  虽然代价是体型会稍有。。。

  风向稍稍变化了一下,气味浓度忽然降到几不可感的程度。

“操!”。Alex几乎是全力冲刺向香气飘来的方向,如果真的有“食物”带着这样该死的巧克力甜味,他绝对不会放过。

  随着距离的拉近,Alex有些惊讶于目标的方位似乎靠近楼顶,而且还在不断上升中。

  巧克力味浓郁起来,Alex咽下一口口水,仔细寻找起气味来源。

  在大楼外围不断上升的目标毕竟太过明显,病原体锐利的视觉很快就锁定了它。

  还有“它”现在的糟糕处境:“它”所在的楼层内部不断有子弹射出,而“它”在努力躲避的同时不断尝试向上前进。

  要不是“它”身上没有任何病毒的气味,而且在大楼外壁上的移动方式是攀爬与偶尔的跳跃,Alex都要认为那只另外一只runner了。

  Alex从一座大厦顶端快速滑翔下去,当在视觉能够分辨出“它”的颜色的时候,Alex也分辨出了巧克力气味中另一种隐含的味道。

  那是淡奶油的味道。

  天,外包着淡奶油的巧克力。

  Alex对于那些子弹的怒火与厌恶简直超越了面对一百个拿着火箭筒偷袭的超级士兵。

  愤怒的病原体马上更改了策略,一个空中受身就带着极速喷发推进的病毒颗粒飞冲了过去。

  忽然出现在视野中的飞行物让不少子弹方向转向了Alex,Alex没有理会那些暂时还算是不疼不痒的攻击。

  在多次捕捉猎物的经验中Alex总结出一个道理:要让猎物完好无损的进到肚子里面,就要先保证它的安全。

“它”也注意到了Alex的存在,看到这个明显不受牛顿定律管束的生物之后犹豫了一瞬间,又马上在攻击力度减少的子弹雨中加速前进了。

  Alex在大楼外壁几个跳跃调整了一下位置,打算一个大力跳跃就冲过去捕捉他的猎物。

  白色奶油——哦是白色外套的猎物似乎察觉到了Alex的意图,在Alex在他上方十米左右的时候,穿着白色外套的男人忽然掏出了一个散发金光的球体。

  进入视网膜的光芒带来了强烈的晕眩感,Alex马上失去了视觉与方向感,只有病毒外皮感受到的风速提醒着自己正在下落的事实。

  Alex变化出利爪扣在大楼外壁上,一阵刺耳的刮擦声堪堪让晕乎乎的神经苏醒过来,模糊的视线渐渐聚焦到上方目标身上——对方已经到达了楼顶并且超出了鞭拳的范围。

  耳边忽然出现了鹰啸,一回神那男人已经在视觉感知的范围中消失。

  但Alex仍旧能闻到他的味道,回头看了一下似乎打算追击的大楼内的士兵——啧他们怎么也是黑色包装,Alex决定先隐蔽之后再去追踪他的目标。

 

 

  白衣男子敏捷的在街道与小巷中穿行,又在小路尽头融入人群,周密的逃脱路线可以摆脱任何一个打算追踪的人类。

  而Alex,很幸运的拥有着敏锐的嗅觉。虽然一度在小巷的反胃与人群的混杂味道中陷入迷惑,但对着奶油巧克力的强烈执着还是让Alex成功跟随了这段路程。

  目标忽然在人群之中停住了脚步,望向了人群中Alex的方向。

  Alex惊异于他的感知能力,但是在望入对方的眼睛的时候他差点窒息。

  深褐色的虹膜周围泛着淡淡的金光,与方才击落Alex的相似,但是却柔和许多。

  Alex还闻到了一股蜂蜜的甜味,那种深琥珀色的枣花蜂蜜独有的回味芳香。

  现在面前这个人,有着外包的淡奶油,浓郁的巧克力层,还有枣花蜂蜜馅的味道。。。

  或许是Alex的眼光趋于呆滞,对方试探式的走近,似乎打算和这个不速之客来一次谈判。

  不不不,这太过了。

  散发着诱人香味的人类每靠近一步,Alex所感受到的嗅觉冲击就要上升好几个级别。

  这次Alex真的要窒息了。

“你是谁?”人类终于停下了脚步,在相隔约八米的人群对面开口询问。

  谈判从来不出现在Alex与食物的互动列表之中,但是这次情况明显不同。

  起码Alex已经出现了面对绝世美味不敢下口,甚至可以说是不敢过于靠近的情况。

  Alex艰难的放缓呼吸,将呼吸速度控制在在一个能够镇定控制自己的摄入诱人气味速率的范围内。

  他难道是开发的新型化学武器?Alex思索着,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Alex Mercer。。。”对方咬字清晰,又带有一些思考时带有的语句延长,Alex无法控制自己看向对方温润的眼睛,不知道心中隐隐的期待代表了什么。

“那么病毒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语调仍旧平和,气味没有出现情绪带动的变化,巧克力色眼睛也依然缓缓散发光芒。

  对方知晓他的身份,却不害怕么。

  Alex忽然不敢说出自己的真正目的,病毒结构优异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希望找到一个可以应对情况的答案。

“我只是想认识你。”

  什么辣鸡病毒大脑!Alex开口就后悔得想拿火箭筒给自己脑袋来上一发。

  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面前男人带着伤疤的嘴角短促的勾起了一下。他偏过头对着耳机讲了些什么,又犹豫了一会,然后抬起头正视着Alex。

  全程Alex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某种程度上),他完全没有意料到那个微小的笑容带来的气味变化。

  枣花蜂蜜的味道沉淀下来,更像是稠密的百花蜜。

  而细腻的巧克力仿佛变成了带些苦涩而回味更浓厚的黑巧克力。 

  淡奶油则转化成了奶味醇香却又清淡爽口的植脂型。

  Alex沉痛于自身对如此美食的过低抵抗力中,什么耳机什么报备什么都不想管了。

“我叫DesmondMiles,如你所见,我的工作是潜入那些公司拿走文件顺便被他们通缉。”

“现在我要去回复任务了,希望你不要跟过来。”

“至于联系方式,你不久之后就会见到我的,我想。”

  Miles几乎是一口气说完这几句话的,完毕后他顿了一下,给了Alex一个微笑就转身离开了。

  Alex向前迈了一步,又停了下来。

  他感受着缓缓离去的这股令人记忆深刻的味道,默念着新获得的男人的名字。

  然后眼前的白色身影没入了人群,留在了病原体的脑海深处。


评论(18)
热度(79)
Top

© 冰霁箜月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