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 咸鱼画手

 

一个kiss(食物嗅觉AU)

辣鸡画手又来写800字段子了

警告:oocoocooc


————————

“Alex,如果我闻起来是巧克力的话,”Desmond勾着嘴角看向坐在沙发上的Alex,盯着沙发背上那顶棕灰色的帽子,还有下面露出的几根小卷毛,略有挪揄的问“那你自己闻起来是什么味道的?”

“病毒的味道没有关联到食物,只是‘病毒’的味道。”Alex回答,将手里的资料翻了一页。

“这样啊。。。”Desmond拖长了尾音,稍微弯下腰用右手让Alex转过头。“我倒是很好奇。。。”

  Alex嗅着越来越浓郁的可可香气,忍不住伸出几根细小的触手缠上Desmond的手臂,有些紧张的等待着Desmond的下一步动作。

  Desmond注意到了苍蓝色眼睛的变化,于是笑得更深,然后颇有恶作剧快感的继续向Alex的脸凑近。

“你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Alex额头处的病毒外皮感受到了火焰舔舐般的气流,与充斥大脑的关于美味食物的神经冲动混为一体。

  接着外部的温度靠近了更为敏感的地方,Alex闭上了眼睛。

  浅色的嘴唇接上更浅一些的,用比嗅觉与视觉感受更加直接的触觉了解熟悉着彼此。

  覆盖在苍白脸部上的手,搭在鹰图案上的病毒的一部分。

  指尖触到的依旧是人类一般触感的黑色卷发,与脖子连接处的稍长的棕发发脚。

  兜帽与衬衣之间的摩擦,脸颊上睫毛偶尔的刮蹭。

  凌乱而炽热的气流,交融的唾液。

  意外柔软的唇瓣,带来异物感与熟悉感的舌体。

  掌心中微小的颤动,上下滚动的喉结。

  指腹下不属于人类的组织,胸膛中快速有力的搏动。

  双方投入的不断加深这个吻,直到需要呼吸的那一方轻轻把另一人的兜帽往后拉扯示意放开。

  完全离开的时候Desmond感觉到手上缠绕的触手明显的收紧了一下。

  起码他忍住没有真的把我‘吃掉’,Desmond甩开脑袋中盘旋着的冲击残余的眩晕感。谁知道这个会有这么棒的感觉?

“我该说‘你尝起来不错’吗?”Desmond眨了两下金棕色的眼睛,抬起前胸平缓呼吸后装作随意的说。

  然后他就被重新睁开的一双充满了期待的蓝色眼睛戳破了。

  不该死,我甚至觉得那是水蓝色,带波纹那种。Desmond停下了离去的动作,抿紧嘴唇回望过去。

“再来一次可以么?”触手带来似乎是不容拒绝的力度,病毒自身的眼神却开始闪烁不定,连带着一些发散在肩膀周围的分支也缓缓摇动起来。

  Desmond看着试图把视线藏在兜帽后面的Alex,继续了刚刚的起身动作。

  这时缠绕在身上的触手就像忽然触电一般松开了,有些落下的触手顶部甚至委屈的卷成了一团。

  Desmonnd缓缓移动到沙发前方,看着Alex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收回触手。

  于是他终于憋不住笑声,“我说,当然可以。”Desmond把自己扔到沙发皮上那一片还没有收回完毕的触手群中间,让他们再次覆盖在自己身上。

  双手环绕上病毒的脖颈,Desmond眯眼看向Alex明显深沉下来的瞳色,咧开嘴说:“这次让我们换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

PS:这个段子一开始我是想这样写的:Desmond借着想要知道Alex是什么味道的借口亲了Alex一下,完。

PPS:至于他们之后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评论(20)
热度(44)
Top

© 冰霁箜月璃 | Powered by LOFTER